当前位置: 首页 > 穿越女奴翻身记 > 补

????第二百八十七章

????从贺铭那封废话连篇的信中,顾西了解到,如今京城的局势倒还不严重,毕竟顾西已经将那地道中该封死的地方全封了,那些人如今也没法再利用地道。

????只是福清王的势力还是有一些的,加上袁相这些年在朝中经营的势力,和他暗中培养在全国各地的人手,倒真给朝廷惹了不少的麻烦。

????其中最令皇帝头疼的便是前去救援应承焕的人。

????那些人全都是死士,每个人都能以一当百,身手之高,手段之果决残酷,让皇帝身边的暗卫吃了很大的亏,还几次差点就让那些人成功的劫走应承焕。

????就算应承焕现在已经成了废人,还昏迷不醒,但皇帝还是不敢让泰越新国的人将他带走。

????那些死士对应承焕那般执着,让鲁王叶夕潮心生好奇,费了一些心思抓来个活口,用了些法子才从那个只剩最后一口气的死士口中得知,那应承焕入狱之后,竟然还给泰越去了信,说是他已经知道顾氏的藏宝是什么,还知道在哪里,只不过凭他的能力带不走,让泰越派人来接应。

????只不过泰越前来接应应承焕的人还没进入京城,就碰上了那次地震。那次地震,让躲在地下等待时机混进京城的人手损失了大半。

????如今这些人,是泰越派来的第二批。

????又是顾家的藏宝,顾西脑海中突然闪现过什么,只是那东西过得太快,她一时也没抓住,反而弄得她有些头疼,干脆不再去深究,继续研究起很的信来。

????贺铭的信中还说,叶夕潮废了他的正妃,将袁氏关进了皇家太庙,又把那小侧妃扶正,如今跟那小侧妃恩爱得很,让顾西别再惦记叶夕潮。

????好嘛,顾西嘴角抽抽得厉害。贺铭他究竟哪只眼看出来她惦记叶夕潮啦?

????她之所以总提到叶夕潮,不过是因为她欠了叶夕潮许多人情,对他有些愧疚,不知该怎么还人家人情罢了。

????毕竟叶夕潮不止一次救了顾西的性命。

????心中还提到了一件事,关于宁家的事。据说宁祁留书出走,至今下落不明。据说跟那书信一同留下的,还有宁祁自请出族,以及跟宁家断绝关系的文书,上边不仅签了他的大名,还按了血手印。

????贺铭提这件事,不过是为了警告顾西,让她若是遇到宁祁,千万别装着认识宁祁,否则他定会带兵削了宁祁的脑袋。

????是的没错,宁家倒了,就在贺铭回京后的第三天,宁家就自己撞到了皇帝的枪口上,让皇帝气怒得直接下令斩了宁惑。把宁氏族人的男丁全充军流放到极寒之地的黑吉关。

????女人跟孩子,直接流放到黑吉关内城的塔尔地区当军户,永不得再出那塔尔区。

????那宁祁,实在宁家还没出事前半个月,跟家里人闹翻后几经劝说不通,才留书出走,侥幸逃过一劫。

????皇帝知道宁祁跟宁家的人不一样,是跟难得的歹竹出的好笋子,也就不让人去追究宁祁身为宁家人的罪过。

????看着贺铭那字里行间的生生警告,霸道宣言,顾西虽嫌弃得很,却也不自觉翘起了唇角,心里甜蜜蜜的。

????信的最后一页,贺铭还说了一些关于他对未来的计划。他说他不放心老祖宗他们再待京城,就想着趁这一次平乱,将老祖宗他们全都送到书院来。

????得知贺家老夫人就要来邕州,在书院待上一阵,蓝氏就打起精神来,亲自收拾出两个院子,只等着贺家的人入住。

????前天,常先生带着他两个徒弟回归了书院。经过常先生精心调理两天,本来精气神一直不好的蓝氏状况有了好转,就连动不动就腹疼难忍的顾史,病情也得到了控制。

????常先生说,顾史是胃部有磨损,需得精心调治才行,否则于性命有碍。

????蓝氏是长期精神高度紧张,后又担惊受怕了好一阵,才生生把自己熬坏了的,只要今后好好休息,敞开心怀,不再去忧虑费神,那身子骨慢慢的也就好了。

????蓝氏收拾院子的时候,顾西终于带着弟妹们,将那奠基石给掀了底,却没见着所谓的宝贝。

????顾西不死心,又往下挖了一截。

????幸好挖通了奠基石后,下边的泥土不再混有糯米浆,好挖得很,不多会就被顾西挖出来一个大坑。

????待清理出坑里的浮土,顾西再下镐头的时候,就感觉镐头受到了阻碍,再下手的时候就小心了一些,很快就将地下的东西清理出一个面来。

????那是一个大木箱子,非常好的木材打造的大木箱子。就算埋在地下百多年,那口箱子的木头依然坚硬解释,连点腐朽的痕迹也没有,就是整个木箱都是乌黑乌黑的。

????顾西姐弟又费了两天,才把那口沉重的大木箱子挖了出来。在顾云顾旭兄弟的帮助下,将箱子抬出了地面。

????挖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,顾西也没忘记之前跟看山门的老人家的承诺,先是填了那个挖出木箱后留下的大坑,再把那奠基石按照原位安放回去,重新找来新土,混了糯米浆再封好被挖出来的大坑,把撬到一旁的青石板垫回去,清理了堆放在一边的旧土,这才算完。

????那几个老人家见顾西姐弟真没乱来,也就放下了心,转而对顾西他们挖出开的箱子大感兴趣。

????书院里的学子先生也都很感兴趣,好奇的问顾家的人,那箱子里究竟装了什么东西。

????顾家的人自己都还没开箱看过呢,自然也不知道里边是什么东西,就只是含糊应了两声,带着那大木箱子回了顾宅,迫不及待的找来东西撬开了那严丝合缝的大木箱子。

????那箱子的木料确实好得出奇,经顾南顾晟仔细擦洗的箱子表面,有些地方竟然光滑柔亮得像是上了油漆似的。

????只是整个箱子用的都是纯天然的原木木料,只怕是连最简单放防蛀桐油都没上过一层。

????撬开箱子盖的那一刻,一股子香味扑鼻而来。被撬得出现了裂口的箱子盖的边,里头的木色更是乌黑。

????香气,就是从那被撬损了的口子里传出来的。

????“是沉香木。”顾云惊喜的叫到。

????他之前跟在岳父身边办差,倒也见过不少的好木料。岳父所管辖的那个州府,就是新南木料的交易中心,他也经手过不少的好木料,自然就认出了眼前打成了箱子的极品沉香木来。